一个包衣的胜利!

2022年10月21日15:00:20 发表评论 热度873 ℃

这事得从英国的东非殖民地开始说起。

今天我们知道的东非乌干达、肯尼亚、坦桑尼亚、桑给巴尔地区,大都是1960年代才独立的,以前这块地叫英属东非,是英国人的地盘。

一个包衣的胜利!

英国殖民全球图,注意非洲东部

这块地属于撒哈拉沙漠以南,热、有虐疾,白种人来一个死一个,吓得白人早期来这做奴隶生意时,岸都不敢上,只敢把黑奴摁船上甲板交易,直到后面发明了虐疾药,白人老爷才端着枪巍巍颤颤上了岸,把黑人摁在地上打。

英国最先在非洲控制的是埃及苏伊士运河,之后才从南向北控制东非。

苏伊士运河其实是法国人雷赛布带头开凿的,他建运河的目的是打通地中海到红海,避开英国人占领的好望角,为法国殖民统治找条出路。

一个包衣的胜利!

以前从印度到欧洲是走好望角这条航线的,好望角被英国人控制

雷赛布1832年27岁时来到开罗,当了五年的法国外交官,常常要陪埃及总督的儿子赛义德玩。

赛义德那年10岁,是个小胖子,总督请雷赛布监督儿子减肥,雷赛布就跟赛义德玩了五年,玩出了亦师亦友的基友情。

雷赛布回欧洲后混得很落魄,49岁时赛义德成为了埃及新总督,就叫老基友来埃及长住散心。

雷赛布在埃及待了一段时间,雄心不老,建议赛义德修苏伊士运河,以压制英国,赛义德看在多年老基友的情份上,顶着名义上司奥斯曼帝国和英国的压力,让雷赛布开搞。

1859年运河动工,大部分工程都靠人工挖,修建过程十分惨烈,常常缺少水粮,还时常发生霍乱,最后死了12万埃及农民,才把苏伊士运河修好。

不过运河刚修好时,通过的船只不多,借来的贷款还不上,赛义德想把手头44%的股份卖点给法国政府,法国人想把股份全吃下,就吊着赛义德的胃口讨价还价,这时英国一看这是个好机会啊,就去找罗斯柴尔德家族(是的又是他们)做过桥贷款,买下了赛义德的股份,此后苏伊士运河法国占股53%,英国占股44%。

1882年英国武力占据埃及,在运河两岸驻兵10万,开始独占运河。

本来想拿来压制英国人的运河,最后反而成了英国的资产,还帮助英国更方便从印度吸食养分,法国人肠子都悔青了。

但这只是英国控制非洲的起点。

1868年,15岁的英国小伙子罗德斯因为患有哮喘,被家里人送到南非来呼吸新鲜空气,罗德斯闲不住,15岁就开始在南非创业,先办棉花农场失败,但发现这里产钻石,18岁开始靠摆地摊卖衣服、铁铲、冰激凌给矿工,赚点零碎小钱。

22岁时金伯利大量矿主破产,罗德斯趁机抄底,靠贷款买下矿山和机械,转手高价卖出,居然发了大财,垄断了当时全球90%的钻石资源,建立了每个男人都恨得咬牙切齿的德比尔斯钻石集团。

那句给全世界女人洗脑的“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名句,就是德比尔斯公司的杰作,全球无数女人为此神魂颠倒,非逼着男朋友在结婚时买钻戒。

我个人十分反感这种营销PUA,至今没有买过任何钻石产品。

罗德斯成为巨富后,变成英国殖民非洲的急先锋,罗德斯膨胀得不行,公开宣称:“英国人是世界上第一流的种族,我们定居的地方越多,对人类就越有利,我将在非洲地图上,尽可能多地绘上英国的红色。”

罗德斯意图征服整个非洲,从埃及开罗(Cairo)到南非开普敦(Cape Town)都要划入英国人的地盘,简称“双C计划”。

在罗德斯的推动下,英国人通过武力和忽悠当地没文化的土著,占领了博茨瓦纳、南罗得西亚(今天的津巴布韦)、德兰士瓦以北和莫桑比克以西大片土地,也是他在殖民过程中,引爆了布尔人的反抗,点燃了第二次布尔战争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每有人买下德比尔斯公司的一颗钻石,就是间接为英国人血腥的殖民史添砖加瓦。

在英国对非洲搞“双C计划”时,法国也在搞从塞内加尔(Senegal)到索马里(Somalia)的“双S计划”,英法两国利益冲突,在非洲难免一战。

1898年,当中国还在搞戊戌变法时,英法军队在苏丹尼罗河河畔的小城法绍达(Fashoda)持枪相对,眼看就要你死我活,双方派人谈判,法国人率先让步,退兵尼罗河流域,两国重新划分非洲地盘,法国承认苏丹南部上尼罗河归英国。

1890年英国就逼德国放弃乌干达,但允许德国扩张到刚果,一战德国战败,德国东非殖民地尽数被英国人收走。

1919年“双C计划”终于实现,开罗到开普敦被打穿,英国人的非洲殖民地建立成功。

但此时那个野心勃勃的殖民者、用非洲人民的鲜血染红钻石的罗德斯,早在17年前因心脏病去世,他引发的布尔战争,也正是大英帝国由盛转衰的标志性事件。

英国人一统东非后,开始用印度人在当地加强管理。

英国人特别会PUA印度人,历来的套路是发动群众斗群众,东印度不管理夺取过来的土地,而是交给本地旧王公贵族来管理,作为缓冲地带,他们只管军队和财政。

英国人早期在印度建立的军队有24万人,叫“西帕依”(Sepoy)。

法国人管理印度兵时,印度人跟印度人一组,法国人跟法国人一组,管理效率差法国人战损又大,而英国人吸取教训,让英国人做军官印度人做士兵,既提高了效率又减少了英国人战损,这些印度士兵都是倾家荡产的农民和手工业者,本来活不下去,在英国人这里得到了庇护,逐渐养出了一群包衣奴才。

英国在19世纪鼎盛阶段,总人口约6600万,如果除去老人小孩跟家庭主妇,能实际参与工作的最多两三千万,苦于人手不够,英国一直琢磨着以包衣治天下,脑子灵活又没什么骨气的印度人,是英国主子的不二人选。

英国人来到上海时,就在租界带来了他们的印度包衣,替他们干脏活累活,负责治安工作,这些人主要是锡克族,他们当差前头缠白巾,当差后缠红巾,在上海租界作威作福,上海人十分厌恶他们,由于他们在说中文时,总是不自觉地加一句“I SAY”,也有说是因为要称呼他们“阿Sir”......总之听起来发音都很似“阿三”。

上海人习惯在单音节的单字前加“阿”字,上海话里头,跟三有关的瘪三、猪头三、十三点都有贬义,大家厌恶印度人,便管印度人叫“红头阿三”,又称印度阿三。

一个包衣的胜利!

 

在管理非洲殖民地时,英国人故计重施,依旧带来了大量包衣。

包衣又带来了大量同乡,于是印度人在非洲散得到处都是。

我们都知道甘地明明是个印度人,却在南非生活了很长时间,那是因为他在本地律师圈混不下去了,接了南非印度人业务,跑去南非刷战绩,最后绕一大圈才返回印度,这些早些年到达南非的印度人,大半是跟着英国人过来打杂的,或者坐英国人船只偷渡过来谋生的,反正都跟英国人有关。

搞得现在南非还有100万印度人,源头都在英国。

这些印度包衣,跟着主子散落全地球,总是高殖民地人一截,慢慢他们也有了自豪感,觉得自己是大英帝国不可或缺的一份子。

英国人击败列强统治东非后,将首都放在今天肯尼亚的内罗毕,老规矩是带着包衣们过来打理东非的统治,随后大批印度人过来定居,依托英国人的势力进六扇门或者做生意、工匠等。

我们终于说到了这篇文章的主角,刚刚成为英国首相的苏纳克。

苏纳克的爷爷从旁遮普来,就在英属东非殖民政府里做文书工作,他的外公则是殖民政府里的一名税官,在英国税务局有正经编制的那种。

苏纳克的祖上一直就是英国人的包衣阶层,他们祖上还是包衣加包衣的双包结合。

1960年代,大英帝国垂死,英属东非开始觉醒,陆续独立成今天的肯尼亚、坦桑尼亚、乌干达等国,这时期苏纳克的爷爷奶奶作为英国主子的下人,终于遭到了非洲人民的排挤,到处被穿小鞋,日子过不下去了,两口子一咬牙,跟随退却的主子,从肯尼亚搬到了英国南安普敦讨生活。

今天一说起苏纳克的祖籍,都会说他从东非来,听起来十分古怪,印度人怎么去的东非?好像藏着什么悲伤往事,其实往上溯源,是英国殖民史带来的印度打杂家属。

人家打小认为自己是统治阶级好不好?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苦逼好不好?

苏纳克他爹出生在东非,但却是在英国长大,一个包衣家族打小接受英国教育,渐渐融入了主子家原生态,从利物浦大学医学院毕业后,混成了一名正正经经的医生,又娶了个同样印裔妹子药剂师,从此老公在医院上班,老婆经营药房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,1980年,生下了苏纳克。

说起来......苏纳克也就大我两岁,别人都在统治大英帝国了,而我还在这里苦逼地给大伙讲故事,博大家一乐。

气得我把键盘都摔坏了。

英国全科医生的年薪一般在5.7-8.7万英镑,合人民币50-75万元,其他收入另算,他妈估计收入也不低,所以苏纳克出生在一个妥妥的精英中产家庭,从小接受贵族教育,打算歌颂印度小哥逆袭大英的作者们,千万别把苏纳克的人生往悲苦的调调编谢谢。

一个包衣的胜利!苏纳克一家

苏纳克一直在有600年历史的温切斯特公学读书,这是一所私立全寄宿男校,一年学费高达36万人民币,根本不是普通人上得起的学校。

从温切斯特毕业后,他入牛津读哲学、政治和经济学,大学毕业后去高盛工作了三年,又拿着富尔布莱特奖学金去斯坦福大学读MBA。

富尔布莱特奖学金由美国政府资助,还要由一流专家小组推选,并在全球竞争中产生,是美国最难申请的奖学金之一,一般这种人都是认同美国价值观的年轻俊才。

在斯坦福读书期间,苏纳克狂追来自印度土豪家庭的黑富美阿克沙塔,俩人婚后生了俩闺女。

一个包衣的胜利!

阿克沙塔的爸爸叫纳拉亚纳,印度最大的IT外包公司老板,号称印度的比尔.盖茨,身家几十亿美元。阿克沙塔的妈妈也是知识分子,是印度汽车制造商TELCO的第一位女工程师。

他们俩女儿,现也在伦敦贵族学校Glendower Prep读书,是贝克汉姆女儿的校友。

攀上这门亲事,是苏纳克人生的重大转折。

读完MBA的苏纳克,先后在对冲基金公司TCI、塞利姆伙伴任职。

2014年,34岁的苏纳克突然进入政坛,成为列治文国会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。

这里有两个信息要留意,一是苏纳克从商转政来得太容易,必然有深厚的人脉基础,二是保守党其实并不保守,他们常常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策略,以前他们基本盘是老白男,现在全盘兼收,要不然怎么会冒出一个印度裔的候选人?

本来苏纳克的上位之路,不会这么快。

哪晓得这些年英帝国疲态尽露,从卡梅伦下台后,梅姨、鲍里斯、特拉斯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。

最惨的特拉斯,在竞选时靠挤兑苏纳克不是纯正的英国人上台,结果只玩了45天,搞得英国养老金差点崩溃,又被逼宫下台。

可叹我大清朝中无人,八旗势衰,最强包衣年羹......啊不,苏纳克这才顶了上去。

但苏纳克能不能解决大英的问题?

不能。

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大英经济走到今天,是金融立国、产业空心化、服务占比过高、制造业比重仅剩9.2%的正常现象,在有欧盟的工业做依靠时,英国的问题还没有那么明显,在脱离欧盟后,疫情叠加俄乌冲突,英国经济再也吃不消,政治才一波波动荡。

连保守党长期支持者、英国泰丰资本老板盖伊都对BBC说,英国经济注定要失败,英国正在走上成为欧洲病夫的道路。

山河崩塌之时,任何个人技巧都是微不足道的。

2022年10月25日,苏纳克赴唐宁街10号上任,向来充满表演欲的英国政客,在唐宁街10号门口围成一堆,苏纳克一下车,全场“耶”一片欢呼,掌声四起。

这是唐宁街历史上第一位印度裔首相,也是英国近两百年最年轻的领导人。

许多人说,苏纳克的当选代表着印度反杀英国,是印度人民逆转大英帝国。

不不不,那热烈的掌声,证明的不过是一个包衣家族的胜利,也不过是大英帝国自己的挽歌。

仅此而已。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卢克文工作室

本文最后更新于:2023-03-21 15:03
瓜皮猪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